贝尔

时间:2017-04-01 04:03:14166网络整理admin

<p>纽约客,1973年2月10日,第35页意大利的一个儿子照顾了他生病,卧床不起的父亲</p><p>凌晨3点,父亲按响铃来召唤儿子</p><p>儿子走了,却发现父亲要他关上窗户,尽管他们已经紧闭了</p><p>那天晚上他被叫了三次</p><p>儿子每次去他父亲时,他的态度都很简陋,父亲也注意到了</p><p>他的父亲不喜欢他,儿子也能感觉到</p><p>儿子的妻子和他们的孩子睡在不同的房间,以免被钟声打扰</p><p>他父亲的病使他更敏感;他憎恨他儿子的匆忙,他无法和蔼可亲,并让他陪伴</p><p>儿子,尽管他尝试过,却无法改变</p><p>他知道他不是一个好护士;如果有更多的钱,他可以聘请一个</p><p>有时当他的父亲发生危机时,儿子发现自己希望他的父亲会死</p><p>他甚至打了一次毒害他的想法</p><p>现在是八月中旬</p><p>在春天,儿子在美国被提供了一份教学工作,他已经接受了,并没有想到他的父亲将在9月份继续活着</p><p>虽然他怀疑是否要照顾一位老厨师和一位老女佣,但他去了</p><p>十月,他收到一封电报:他的父亲处于昏迷状态</p><p>儿子等了</p><p>第三天还有另一封电报;他的父亲只有两位在场的老妇人去世了</p><p>儿子知道,当他父亲去世时,